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盗墓笔记#【世有解语花(上)】

#私设很多##不知道会不会ooc,别打我#
#时间线大概是沙海计划将要开始的时候#
paro:你是一个搞古玩的小富婆(?)但是在京剧方面很有研究,也很有天赋。在道上也算得一号人物。
备注:
扈三娘:武旦,头戴红福巾,红帘红绒球,七星金额,雉翎狐尾,身穿红女甲,红绦带,红裤红裙,足登小脚红弓鞋木跷。
武旦:旦行的一种,大多扮演勇武的女性角色。
刀马旦:专演巾帼英雄,身份多为元帅,大将。打斗场面不如武旦,较重身段。
《扈家庄》:根据小说《水浒》所改编的一段京剧(川剧、湘剧、秦腔都有《打祝庄》),一共十二场。
跷功:戏曲技巧之一,即脚上绑木质小脚,模拟缠足行走。后成为花旦表演中的特技。
——以上来自百度,有删减
【戏台】
“披挂整齐飘凤翅,耀旌旗灿烂,也那云霞碧。”
“呔,矮汉少往前进。”你眼神凌厉,舞动手中双头短枪。
“好一个高大婆娘!”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
……
“呔,马上女将,可是扈三娘么?”
“既知姑娘威名,就应远遁!”
……(毕)
【后台】
“花儿爷觉得这出《扈家庄》如何?”你坐在梳妆镜前发问。
“许久没看见你登台了。”他仍是一袭粉红衬衫,坐在你旁边的椅子上,托着腮闭目养神。
“你知道我唱戏就是为娱乐罢了。”你开始取下头上繁重的头冠。
“以你的资质,要是专走唱戏这条路,估计是会名震四方。”他缓缓睁开眼。
“可我是个生意人,唱戏只是业余爱好。你别顾左右而言他,我这出戏你觉得如何?”
“打戏没有以前的气势,更较重身段,你是打算下回扮刀马旦?”他看着你。
“……我给自己放了个假,身手退步了”你拆着头上的后兜,可愣是半天没拆下来。
“那也是你自己作的”他话是这么说,可是却起身帮你拆后兜。
“那要不花儿爷你教教我?”
“我唱的多是青衣和花旦,武旦扮演的并不多,可教不了你”
“你指点指点我跷功也成啊,我这几年跷功压根没长进。怎么,咱们好歹也算多年旧识,你莫非还要推辞?”你转头露出略显狡黠的笑容。
“那不如就明天。”他继续手上动作,给你摘耳边花。
“成交!”
——————【夜晚,解家】
“好,我会按你说的去安排。”解雨臣正坐在厅里的椅子上。
“嗯,辛苦了。”吴邪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周身氤氲着白雾,像是刚洗过澡。但就算这样,他眼神中还是那么的疲惫,一个热水澡改变不了什么。
“一定得是明天?”解雨臣这么说着。
“最好是这样。”
“……”
“你有事?”
“……无事。”他在心底思忖一番,还是这么说了。
看来,是要食言了。
——————【翌日】
“姑娘,姑娘”只听身后有人急急地叫住你。
“管家,怎么了?”你看着来人,不禁疑惑。
“当家的昨儿和我说他要出趟远门,没个十天半月估计回不来,你还是回去罢。”
听到这话你不免有点生气,明明已经答应了,这会儿却又失信。
“好,那我改日再来。”
你转念一想,觉得不对,通过你自己的消息,吴邪已经从墨脱到了四九城 莫不是他俩有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
这些年来,你做着古玩生意,四面八方也听来不少消息,汪张两家也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你从不去掺合这些诡局。
“男人们总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却不知道其实是他们自己追着命运在跑。”
你还记得秀秀这么说过。
又过了些时日,等你都快要忘记他要教你练跷功这件事的时候,出事了。
那是一条短信,关于解家家主解雨臣身死的短信。
之后解家是一片混乱,明里暗里的力量都在顷刻间涌出。而关于他的一切,似乎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心里少有的慌乱,突然开始害怕失去他。
是因为从小到大,你总是有与他见面的机会而习惯他的存在吗?
是吗?真的是这样吗?你搞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情,你本觉得你应该这辈子和古董结婚还差不多。
是夜。你感觉你断断续续做了几个梦,是过去的一些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