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黑瞎子×你)【假如他是你的健身教练】

点梗的小伙伴: @love love💖  @梧桐雨
你们的瞎子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你有个奇怪的教练。
他总是带着一副墨镜,不论白天黑夜。
你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你从没问过他这个问题。
不仅是墨镜,这个姓齐的教练还喜欢用些莫名其妙的训练方法。
据说他曾经买过论斤的巧克力让他徒弟吃,还要人家体重不超过一定斤数,似乎还有荒岛求生,带鳄鱼的那种……
这是魔鬼吧?!于是你听完这些八卦后有点后悔了。
但这位魔鬼教练并没有用什么极端方法来训练你,除了偶尔成倍增加训练任务,又或者是说什么买棒棒糖鼓励你结果他自己吃得一颗不剩。但他作为你的教练,你只好认栽。
不得不承认,他也确实挺好的,渐渐的你竟然觉得他那略欠揍的样子越看越好看,特别是带着那副墨镜。
我大概是疯了吧,你这么想。
某天有着微凉晚风的夜,你俩找了个天台喝酒。
“我说教练,初见你就觉得你不像当教练的,方便说你以前做什么的吗?”
他咧嘴一笑,说:“我说我以前开滴滴的你信吗?”
你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他这架势还开滴滴?
“你以前开滴滴?一身黑还带一墨镜,怎么看都像混社会的,真是开滴滴不是开黑车?”
所以说什么叫酒壮怂人胆,兴头上来了你一下子有点口无遮拦。
他倒不在意这些,笑得直耸肩:“真有那么像?”
“那可不,你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
他又笑了起来:“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说话这么有意思。”
你当然不好意思说是因为怕他给你来点要老命的魔鬼训练。
你笑着打哈哈糊弄过去,顺带灌了口酒。
“你刚刚那语气有点像我一兄弟,他是个胖子。”
“教练,你是在变相说我胖吗?”
“哈哈当然不是,你这豪爽劲儿,跟他有点相似。”
“……这样啊”酒劲儿上来后你开始发晕,突然就倒到地上了。
“你这酒量跟他倒是没法儿比。”他把你扶起来,发现你根本走不动路。
好不容易把你背回家,结果你迷迷糊糊半天找不着钥匙,红着脸皱眉头:“我不知道放哪里了…”
他摇摇头轻叹,要不是他是你教练,他可能就把你扔在这了。
“去你家……”你低着头嘟囔。
他想想把你丢这儿实在危险,只好又把你背回他家。
“看来下次得让这丫头少喝点。”
把你安顿在沙发上,看着盖上毯子乖乖睡觉的你,他才稍微放松。
“醒酒汤怎么做来着…”他想去厨房琢磨琢磨,忽的听见你的声音。
“怎么了小丫头,还有要求啊?”他靠近你想听听你在说什么。
“…姓齐的,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他挑了挑眉,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我知道。”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喝了酒后你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起来单纯可爱,他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他黑瞎子什么女人没见过,居然对一个小丫头心动,该不会是吃多了棒棒糖的惩罚吧 。
什么乱七八糟。
他回过神来,笑着轻声说:“看你表现。”
随后你似乎感觉到脸上被什么轻轻地拂过,像是一个吻。
睡梦中的你心里突然很甜。

(吴邪×你)【开始还是结束】

点梗的小伙伴:   @疯子她是个废柴   @张艺兴的小老婆
你们的吴邪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提示:百岁山和小花的梗由于本人回校可能得延后一段时间了非常抱歉。

#时间线混乱不要在意#
那是在墨脱某雪山上的一座喇嘛庙。
本就人烟稀少的庙里最近来了一个身穿白色藏袍的男人,这引起了你的注意。
这个人看起来年轻,长的白净,确实也气质脱俗,单看脸有点像古代温润如玉的公子哥。
那人随着上师走过来,你就愣住了。
这男人,眉宇之间有着难以企及的沧桑感,一种好奇的感觉从你心底蔓延开来 。
你表面不动声色地喝着酥油茶,但没想到他会坐在你对面。
你客气地点头示意:“你好。”
他微笑了一下,也向你问好。
“先生,这雪山人迹罕至,你怎么会来这里?”你看他没有表现出冷漠感,便与他搭话。
“…我来找些素材。”
“您是极地摄影师?”你有点惊讶,因为你曾是摄影助理兼作家。
“算是吧,你呢,又为何而来?”他看向你,眼光里有说不出来的味道。
“我是来静修的,比较向往这种安谧,而且我算是个作家,顺带找找灵感。”
“那还真是有缘。”
后来你们随便聊了些话题,很是投机,你也知道他笔名叫关根。
“真名,时机成熟了就告诉你。”
你只当他是想保留点神秘感,也没有再问。
接下来几天你常找他,发现他也是只身一人,他说他有两个要好的朋友。
“那他们怎么没和你一起?”
“太远了,一个在广西,另一个在另一座雪山。”
“这样啊。”你抱膝望着头顶璀璨的星空,突然觉得他也和这银河星空一样神秘。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你在心里发问。
次日,他来找你,却发现你并不在房间。
“你在找那个女孩吗,她进山了。”上师看见他在你屋前如是说。
进雪山了吗……他脑海中想起那个穿蓝色连帽衫的背影。
“上师,您能具体说说她往哪里走吗?”
上师给他指了路,他收拾了点东西便朝那里走去。这天并没有下雪,反而有些微弱的阳光。路上有新的脚印,他一路跟过去。
一路上忐忑,明知道你不会有什么,但是他还是有些忧虑。
毕竟在雪山的历险不止一次,大自然的威力是人们所不可抗拒的。
思绪万千,前头却豁然开朗,这皑皑雪山竟藏了一片如宝石般碧蓝的湖泊。那种蓝色,直达心底,创造出一种震撼的效果。
于是他看见了你。小小的身影在远处,像是还没注意到他。见你没什么异样,他松了口气。
你伸手接过天上的什么,阖上眼眸,嘴边会心一笑。他眨了眨眼,脸上感到一丝冰凉,原是下起小雪了。
感受到有视线投来,你回身就看见他。
“关先生你也来了。”你扬起笑脸朝他走去。
“这么好的景色你就打算一人独享?”
“不是的,这湖泊也是我偶然发现的。”
“关先生,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为什么这么说?”
“从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你有不可说的目的。”你和他并肩而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有时候聪明不是好事。”
“我知道,所以我说到即止。”
你听见他笑了,也感觉你心跳加快了。
“你…还回来吗?”
“也许。”
那我等你。但你没敢说。
你们应该是不同世界的吧,但你还是相信他会回来。

直到几年后那天你看见他被人割喉后跌入雪山。
你终于等到他,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张起灵×你)【一只猫】

点梗的小伙伴:
@喵~是纵小板的腹肌呢 你的小哥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渣文笔##可能OOC#
在你去长途出差期间,张起灵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包裹。只有收件人姓名及地址,写的是你的名字。一开始他很是怀疑,以为是有人故意为之,但确实没感觉到危险气息。
打开后竟然是一只茶杯猫,小小的一只,真的就和茶杯那么大。
奶白色的小猫仿佛被视线打扰,惺忪地睁开眼睛,还打了个哈欠,煞是可爱。
张起灵凝视着这只猫,有些疑惑,但是毫无头绪。为什么会突然有人寄一只猫来?目前不得而知,看来只能先养着,等你回来再说。
只见小猫似乎突然很急躁,慌乱的看着四周,喵喵叫个不停。张起灵为难起来,他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以前都是你在路上遇到小猫小狗颇有耐心地对待,他只是温柔地注视着你。
他仔细地回想,照着你以前的做法,轻轻地揉着小猫的皮毛好一会儿,说道:“乖。”
小猫这才逐渐安静下来,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一直看着张起灵,似乎有着人的感情,特别奇怪的是,他觉得这只猫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
这时候小猫突然跳到了地上,窜进了你的房间。张起灵立马追了过去,生怕这猫有什么古怪,对你不利。
小猫一下就被他抓在了手里,说来也怪,这茶杯猫开始喵喵地叫,像是在讨好他。张起灵觉得这样子有点像向他讨糖的你。
一个人会和一只猫相似吗?这种想法马上被否定了。
想打电话与你确认情况,可是又担心打扰你工作,张起灵还是决定再观察几天。
那么按照你平时跟他叨叨地养宠物方法,到了给猫咪洗澡的时候了。
都说猫怕水,果然这只小白猫不例外,但是又有点不一样,它似乎不怕水,只是不想洗澡?
看着小猫又叫又闹,张起灵也没办法,只有先放弃帮它洗澡,去买了些猫粮。
结果这猫居然对猫粮一点都不感兴趣。它貌似不太粘人,总是在寻找什么,偶尔急躁,还总喜欢用那双湛蓝的眸子凝视他。
张起灵注意到这些,但是不甚在意,一只猫而已,留个心眼就好,实在没感觉到恶意。
今天的事情略繁琐,张起灵打算冲个凉清醒一下。
那只小猫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听你说有些猫咪就是这样,有跑出去玩的习惯,所以张起灵没想太多。
他褪去上衣,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透出诱人的光泽,结实的小臂,精致的锁骨,身材好的不像话,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大概就是这样了。
不一会儿室内便氤氲着水汽。水雾中张起灵突然感到墙角异动,几乎是瞬间他就一个手刀过去,结果发现是那只猫,这才堪堪停住。
“怎么在这。”他还是那副淡漠的表情,但是这猫的反应就很是好玩了。
张起灵第一次看见会捂脸的猫,小小一只,蜷缩成一团,像个轻轻颤抖的小雪球。
于是一人一猫一起洗了个澡。
但是那只猫好像更奇怪了,在它身上展现出一种类似害羞的感觉。
猫也会害羞?张起灵有点后悔没听你唠叨点宠物小知识。
信息量巨大的一天过去了,张起灵在早上发现那只猫不见了。
正当他打开门,却发现站在门口的你。
“我回来了!”你一个熊抱扑了过去。
他稳稳地接住你,抱的紧紧的。
这天夜里,张起灵听见你迷糊的说道:“起灵,我好像梦见我变成了一只猫…”
他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耳根微红。
有些事情,或许就是奇妙又说不清的吧。

(张起灵×你)【假如他是你的健身教练】

点梗的小伙伴:
@沙翎子不是傻
你们的小哥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珺影 提示:由于本人回校,你专项的山妖梗可能要稍等一段时间非常抱歉。

你的教练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他总是用淡淡的语气告诉你每天的训练任务,然后看着你一项一项完成,当你遇到困难,他也只是用行动帮助你,并不多说什么。
似乎没有什么不对。你这样想,但总觉得心里有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日子一天天过去,漫长的任务终是到了结束的时候。
“教练,你要走了么?”
“嗯。”
“我还有机会见你吗?”
“……”
他没有回话。于是你开始各种挽留。从第一次见面谈到之后种种。他静静地听你东拉西扯。
“说完了?”在你说累了停下来的间隙,他突然说话。你顿了顿,“…没有!最后一句!”
“我喜欢你!”
见他愣住,你小心地说:“…我只是想在告别时告诉你我的心意,你对我无意也没关系。”
怎会无意,你从最初那个亚健康消瘦女孩,变成如今的元气少女,每个努力的时刻他都看在眼里。
“有意。”
见你稍微有些不解,后又转为惊喜的神情,他又说:“任务继续。”

【黑化梗·伪】——胖子篇

#一篇忘记发的陈年老稿
“王月半同志,我要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你装作很正经的样子在餐桌前这么说道。
“我说姑娘,我得先问你一个问题”他边帮你挑着面前火锅里的美食边说。
“问吧”
“你什么时候话最少?”
“嗯……”你陷入沉思。
“胖子我看,二月你话最少。”
“为什么?”
“废话,二月天数最少啊”胖子笑嘻嘻地把盛满美食的碗递给你。
“……”你嘟了嘟嘴,有点不高兴,但是一看到吃的你又没了脾气,继续起之前的话题“我还没问你问题呢”
“小姑娘请问吧,胖子我一定会向组织坦白一切的的。”说完他还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
“那我问你,为什么有时候我怎么胡闹你都不生气?”
“嗨,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姑娘,你胖爷我潇洒了大半辈子,什么人没见过,你这点闹腾完全算不得什么,小孩子就该活泼点,爱玩应该的啊。”
“是这样吗?我怎么看网上说什么黑化什么的很刺激,看来是感受不到了”
“啥黑话?黑糖话梅?改天胖爷去超市批个五六箱,准够你吃”
你被他逗得大笑,想起之前有人说过一句话:
在所有人中,胖子最适合结婚。

【花不醉人人自醉】——解雨臣篇

《诗经》有云:“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小花,你看这院里桃花开的可好了。”你深吸一口气,花香满面却不腻人。
“是啊,这几年的花,越开越好了。”他望着那满树芬芳桃花,眼里似有别的深意。
“烦心事少了,这花儿,当然越开越好,你说是不是?”你忽的蹦了这么句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一语双关了。
“你呀……”他轻笑,多情的眸子看向你。
你的俏脸一会儿就泛红了,许是这春天做的怪。
你没敢看他,望着一地微粉的花瓣,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小花儿,我们来做桃花酿吧~”
你提的要求他怎会不答应,话音未落他已走到你身旁。
“我小时候可喜欢做桃花酿了,可惜长大后再没机会了……”你的表情闪过落寞,又极快地被微笑掩去。
“今天,就重温一下儿时的回忆吧。”他自是注意到了你的表情,伸手揉揉你的脑袋。
“嗯!”你重重地点头,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你找来一块干净的布,小心地在桃树前铺好。
今日的春风也很给力,没过多久就带下不少桃瓣。
在粉白相间的花瓣雨中,你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接了小小一片,花瓣轻的几乎没有重量,静静地躺在你的手心,如同乖巧的精灵。
你被眼前景象所迷,殊不知他在不远处也被你所迷。
此情此景,用“桃花树下桃花仙”来形容更合适不过。
……
采集好需要的花瓣并清洗过后,你找来簸箕将花瓣放上去沥干。
“小时候,外婆就是这么教我的,她说这花瓣啊
一定要沥干水分不留生水。”你说着,他在一旁听得仔细。
“然后拿准备好的瓶子,在瓶底放一些冰糖,这样桃花酿就不会带有花的苦涩了”
最后总算是做好一瓶桃花酿。
“找个阴凉地儿存好,来年就可以喝了~”你兴奋地拍了拍手。
“嗯。那就来年,再品这桃花美酿。”他没有错过你脸上每一个快乐的表情,他甚至有些羡慕,羡慕你说起童年时幸福无忧的时光。
“小花,你怎么了?”注意到他不太对劲,你问。
“没什么,想起一些往事罢了。”
“……那以后每年,只要我在,我就多找些有趣的事情做,我们一起创造美好的记忆,从前的没办法,至少别给以后留下遗憾。小花,你说好不好?”
“好。”
这天夜里,解雨臣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颗巨大的桃树,一阵春风吹的漫天花雨,三千桃花纷飞如蝶。
馥郁芬芳中忽的出现了一个姑娘,她着一身粉白相间的古装,长发如瀑。只见她伸手接住一片桃瓣。
那一瞬间,她转过头来,对他莞尔一笑。
梦里的她即是你。
你就是他梦中的桃花仙。

【原来你姓吴】

#有私设##这篇是帮一位太太写的所以女主有名字#
吴桐在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关根这个人了。
据说他是一位作家兼摄影师。
吴桐曾见过他的摄影作品。
那是一座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雪山。
高耸,巍峨,白雪皑皑。似乎所有形容山川雄奇壮美的词句用在此都不为过。冰冻的窒息之感扑面而来,令人心生敬畏,而在这之中又隐隐透出几分禅意。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怀揣着怎么样的情感才能拍出这样的作品呢?
吴桐在一个签售会上见过一次关根,只那远远一望,她便了然了。
作品的主人,就应是这样一个人。
眉眼算不得极好,却浸出一种温润疏离,有那么一瞬,似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作为混文学圈的一份子,吴桐有幸再次在一个会议上见到这个让她过目难忘的男人。
作家间略枯燥的谈话结束,在闲聊阶段中,吴桐凭着自己不错的交际能力与关根聊了起来。
吴桐愈发觉得自己被关根这个人吸引了,她不知道关根如何想她,或许只是个有意思的写文绘画旅行家罢了。
后来两人偶尔会面,仿佛成了彼此的知己。而吴桐心里清楚,她对关根或许没有秘密可言,但是关根于她,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他的魅力让人着迷,但是没人能真正走进他心里。他看起来什么都懂, 仿佛洞悉了一切,但是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的。
明面上是作家兼摄影师,其实并不是这样简单吧。吴桐想着,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走进他的世界。
不知何时,两人开始忙起来,见面机会越来越少,书信交流倒是多起来。关根会寄所到之处的特产给吴桐,吴桐也乐意带些旅途中的有趣物什给他。
直到某天,吴桐再没联系上这个叫关根的男人。
他似乎人间蒸发了。
明明他前几个月还说他去了台湾,并且定期寄给吴桐那边的美食钓钟烧。起初吴桐以为关根只是太忙了,但是不安的感觉在她心中蔓延。
她想去找关根,却发现自己对他的详细住址一类的重要信息一无所知。
这个人,也许本就有意隐瞒身份。
感觉像是触碰到了世界黑暗的冰山一角,吴桐在几个夜里辗转难眠。
她只希望他好好的,至于爱情,就让这种情愫无疾而终吧。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然而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吴桐觉得日子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即使关根已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
吴桐在电脑前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去洗个热水澡。
她听见门铃响了。
打开门的那一刻心里就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似的。
他回来了。
吴桐想也没想就抱了上去,感受到对方也被吓到才赶紧松手。
“抱歉关老师,我……我太激动了”
他无所谓地笑了,“没事,这么久都没给你寄信是我不对。”
吴桐有点不知所措,明明已经认识很久了,她却感到紧张。
“那……关老师你……”
“叫我关根就好,你总是这么拘谨。”
……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吴桐把茶端来以后,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想问些什么吗?”他还是那样从容和淡定,一双眼眸清冽又沧桑。
“我……”
“我想了解你……哪怕……只是个过客”
他在听见吴桐后半句话时微愣,下一刻便笑了,一如杭州西子湖畔的春风。
“那么,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吴邪。”
〈——end——〉

【雨村记事】

(迟到的新年贺岁)
(接盗笔重启后记)
勉强算全员+微bg(解雨臣x你)
#ooc  私设  废话连篇 略长
你从破旧的大巴车上下来,一路奔波来到福建找他。深吸一口雨村略微潮湿却新鲜无比的空气,似乎把旅途中的劳累都清洗干净。
按着秀秀给的地址,你一路找过来,终于在某家屋子前听见个熟悉的声音。
“黑瞎子这厨房你可别给老子再炸第二次!”
听着这话你忍不住在门口就笑了起来。
“哟,没想到你找到这儿来了,快快进屋”听这大声又热情的声音就知道是胖子。
只见他提着个热水壶,肩膀上挂了块毛巾,乍一看有点儿像古时候客栈里端茶送水的店小二,不过有点胖就是了。
你跟他进屋,看见吴邪这家伙坐在老人椅上舒舒服服地泡着脚,还指挥胖子加热水,闲适得不行。
“好久不见,新年快乐。”你朝他一笑。他看见你,有点儿惊讶,毕竟自从小花儿混入焦老板队伍里失联,许多好手儿都丢了命,你在北京大发雷霆,做了好些不得了的事情稳住局势,即使听到吴邪一行人安全归来也没吱一声,他们都以为你生气了。
“新年快乐,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来。”你俩寒暄一会儿后,你就往厨房里去。厨房里一股子焦味,估计就是吴邪之前大骂瞎子的原因。
“瞎子?”你看着面前一身黑衣背对着你切胡萝卜的男人道。
他转过身,你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这……这围裙谁买的?真有品位。”
黑瞎子也乐了,看着身上搞怪的围裙,摊了摊手,道:“那可不,胖子的品味无人能敌啊~”
“我听见有人说胖爷我帅,过来瞧瞧。”胖子背着手,一副来厨房视察工作的样子。
你和黑瞎子对视一眼,还没开口,就听见胖子叫唤起来:“瞎子,我说你行不行啊,这个这个,对,这菜切的不够完美啊,很影响卖相你知道不”
“要不您来?”黑瞎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胖子,胖子眉头一皱:“那不又成我做饭了吗?不对啊我这一大老爷们都养你们三个那么多餐了,以为这回能歇歇,结果年夜饭又轮着我了?”
吴邪的声音从厅里传来:“胖子你就认了吧,多做几次饭也没啥,正好多练习练习,以后你找那老板娘也有个技能拿得出手”
“我呸……”
两人拌起嘴来没个歇,你看见小哥坐在窗沿看着外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你也走到窗边,他余光瞥你一眼,什么都没说。
“小哥,雨村挺好的,是块宝地。”你突然没头没脑来了句,毕竟你跟他也没有什么话题。
就在你以为他不会回答,他“嗯”了一声。
“新年快乐。”恭喜你又向根正苗红好青年迈了一步。
后半句你当然没敢说,但你觉得现在的张起灵,与十年前那个冷漠的张家族长已有很大不同,他变得真实可触。
果然人是群居动物。
“新年快乐。”他语气平淡地回着,然后又专心看窗外。
你见已无话可说,在屋里张望起来。只有一个房间门虚掩着。
吴邪见你盯着里屋的门,就说:“进去吧,他在里边”
你点点头,心里突然有点慌张。莫名就害怕起来,但你还是打开了门。
“你来了。”他听见动静,手上翻动的账本停了下来。
“嗯……”之前在北京一肚子气,真见了他又什么也说不出,总不能对着伤员发脾气吧。
“过来,坐。”他示意你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像是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似的。
你有点紧张,又不知紧张什么,只好坐下。
“北京那边,现在如何?”他忽的扬起笑意,直直看向你。
“暂时稳定了,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一说到工作问题,你正经起来,可是看着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你又有点心动。
他本就生的白,这次的行动他可算是耗了不少气力,脸色仍带着病愈后的苍白,美得令人心疼。
“辛苦了。”他伸手抚你的脸,指尖划过,凉凉的触感。
明明他受的苦更甚,还说这样的话,怎能叫你不心疼。你瞬间握住他的手,神情都染上几分哀伤:“不,你才是辛苦了,那个焦老板,据说挺有能耐……”
“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可好好的”
话音刚落,你已然抱住他:“我很想你。”
“我知道。”
“听线人说你被他们当成诱饵去抓吴邪,在漆黑的洞穴不见身影,我当时都要吓死了。”
“我知道。”
这样的对话不知进行了几个回合,你才松开他。
“以后不可以这样冒险,我会很担心。”
“遵命。”他的眼睛里映出你的身影,只有你。
两人间的距离持续拉近,似乎只差一毫米,就可以达成亲吻成就。
“咳咳”门口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破了暧昧气氛。
你与他不约而同朝门口看去,原来是胖子。
“胖爷我就来说一声儿,到饭点了,你们继续”说完就脚底抹油了。
隐约听见吴邪的声音:“叫你别进去偏不听,这下可好,坏了那两口子的好事”
这些事情上你多少有点脸皮薄,他都没说什么你倒是先脸红起来。
他只觉得你可爱,道:“先去吃饭?”
“嗯。”
于是饭桌上也是调侃声一片。
除了小哥依旧不插话(但是不知咋的就能看出他其实也想调侃几句的样子)。
“我说小花,你可是兄弟几个里最早脱单的啊,不打算有点表示?”胖子喝了点酒,你估计他要开始胡侃大山了。
“可不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倒是让你遇着了”吴邪和胖子开始统一战线。
这么一来二去,你感觉你的脸又红了几度。
“行了,吃饭。”他看你招架不住,笑着摇摇头。
“姑娘你别紧张,你就当这儿是另一个家,虽然比不得北京,但是好不容易这嫩牛五方齐聚吃饭也算奇观”胖子又端起酒杯。
“哈哈……我不紧张”你打哈哈。
“我看你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估计烫的能煮鸡蛋,这要以后洞房花烛……”
“咳咳……”黑瞎子特应景的被呛了口酒,打断了胖子的胡说八道。
“得了吧胖子,你还是想想怎么跟那老板娘表白然后成为嫩牛五方里第二个脱单的吧”最后吴邪出声阻止了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胡侃。
你忽而觉着放松许多,不是因为这闹剧结束,是因为这几人聚在一起气氛实在好得很,即便不说话都觉得有意思。
突然想留在这里等那场雨歇,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你望了望身边的小花儿,正好他也看向你。
相视一笑,甚好。
随后不知哪家燃起爆竹,
是个有年味儿的雨村。

【你老了】——吴邪篇

(病房)
一片寂静。空气中氤氲着极淡的消毒水味道。
你坐在床沿,垂眸看着他。
他显然已经熟睡,这里静得似乎可以听见他的呼吸声。
多久了?他没有生活在那种尔虞我诈,泥泞不堪的日子里多久了?
似乎也没过多久。
这一次“重启”,真的耗了他很多气力。
他已经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天真无邪。
他现在只是一个带着一身病痛的中年人。
你皱了皱眉头,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
或许是因为麒麟竭,他不如同龄人那般苍老,甚至比他们更显年轻,却更显沧桑。
他眼下的青黑,让你想起“沙海”计划时他彻夜不停地布局,好在这都已经是过去了。
这是的他洗净铅华,闭着眼与世无争。
“无论你如何,我都爱你。”
你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
睡梦中的吴邪忽然感到心安,他知道那是你对他的牵挂。
月明星稀,不知是谁在黑暗中轻声道谢。

【学习使我不快乐。】 【但我必须快乐。】

#时隔多年的更新##我还活着#
吴邪篇
繁重的学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看着面前如山的作业,你恨不得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忽然想起这次的期中考试,你想找块豆腐的心情更强烈了。明明平时上课有认真听,也有仔细做笔记,可靠出来的成绩却让你怀疑人(zhi)生(shang)。然而班里总有那些天赋异禀的家伙,他们并不用花太多力气就可以轻松拿到好成绩。
“这年头,当个学生都那么难……”你陷入一种低迷的情绪。
“谁不想考好呢……”你边自言自语边开始抹眼泪。
他推开房门,就看见椅背上缩成一团还微微发抖的你。他皱了皱眉,过来顺了顺你的黑发,道:“怎么哭了?”
你吸了吸鼻子,两眼微红:“大邪,我严重怀疑我是个智障。”
他半蹲保持和你平视的状态,温柔地帮你把眼角的泪渍抹去,说:“那说明你聪明着呢,智商都堵车了”
你被他逗得想笑,又有点不甘心,索性抓住他修长的手指捂住你的脸。
只听得他浅笑一声,霎时苏化了你的心,那一瞬间似乎就是永恒溢满了幸福的永恒。
“其实有时候人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不堪。你不需要去成为更好的你,你就是最好的你。”
你眨巴着眼,放下他的手,语气带着期待又有些害怕:“真的?”
“真的,不是煮的。”
这下子你释怀起来,每一次的结果真的那么重要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只要尽力了,就不后悔。
“大邪,你和我去一趟图书馆吧,我想查缺补漏一下,下次继续努力。”
“好。”看见你恢复活力,他也松了口气。
【图书馆】
两个小时后,你趴在桌上睡得很香,面前是各类习题和参考书,上面写满了笔记,你真的有在用心去学。
“傻姑娘。”他注视着你恬静的睡颜这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