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吴邪×你)【开始还是结束】

点梗的小伙伴:   @疯子她是个废柴   @张艺兴的小老婆
你们的吴邪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提示:百岁山和小花的梗由于本人回校可能得延后一段时间了非常抱歉。

#时间线混乱不要在意#
那是在墨脱某雪山上的一座喇嘛庙。
本就人烟稀少的庙里最近来了一个身穿白色藏袍的男人,这引起了你的注意。
这个人看起来年轻,长的白净,确实也气质脱俗,单看脸有点像古代温润如玉的公子哥。
那人随着上师走过来,你就愣住了。
这男人,眉宇之间有着难以企及的沧桑感,一种好奇的感觉从你心底蔓延开来 。
你表面不动声色地喝着酥油茶,但没想到他会坐在你对面。
你客气地点头示意:“你好。”
他微笑了一下,也向你问好。
“先生,这雪山人迹罕至,你怎么会来这里?”你看他没有表现出冷漠感,便与他搭话。
“…我来找些素材。”
“您是极地摄影师?”你有点惊讶,因为你曾是摄影助理兼作家。
“算是吧,你呢,又为何而来?”他看向你,眼光里有说不出来的味道。
“我是来静修的,比较向往这种安谧,而且我算是个作家,顺带找找灵感。”
“那还真是有缘。”
后来你们随便聊了些话题,很是投机,你也知道他笔名叫关根。
“真名,时机成熟了就告诉你。”
你只当他是想保留点神秘感,也没有再问。
接下来几天你常找他,发现他也是只身一人,他说他有两个要好的朋友。
“那他们怎么没和你一起?”
“太远了,一个在广西,另一个在另一座雪山。”
“这样啊。”你抱膝望着头顶璀璨的星空,突然觉得他也和这银河星空一样神秘。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你在心里发问。
次日,他来找你,却发现你并不在房间。
“你在找那个女孩吗,她进山了。”上师看见他在你屋前如是说。
进雪山了吗……他脑海中想起那个穿蓝色连帽衫的背影。
“上师,您能具体说说她往哪里走吗?”
上师给他指了路,他收拾了点东西便朝那里走去。这天并没有下雪,反而有些微弱的阳光。路上有新的脚印,他一路跟过去。
一路上忐忑,明知道你不会有什么,但是他还是有些忧虑。
毕竟在雪山的历险不止一次,大自然的威力是人们所不可抗拒的。
思绪万千,前头却豁然开朗,这皑皑雪山竟藏了一片如宝石般碧蓝的湖泊。那种蓝色,直达心底,创造出一种震撼的效果。
于是他看见了你。小小的身影在远处,像是还没注意到他。见你没什么异样,他松了口气。
你伸手接过天上的什么,阖上眼眸,嘴边会心一笑。他眨了眨眼,脸上感到一丝冰凉,原是下起小雪了。
感受到有视线投来,你回身就看见他。
“关先生你也来了。”你扬起笑脸朝他走去。
“这么好的景色你就打算一人独享?”
“不是的,这湖泊也是我偶然发现的。”
“关先生,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为什么这么说?”
“从见你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你有不可说的目的。”你和他并肩而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有时候聪明不是好事。”
“我知道,所以我说到即止。”
你听见他笑了,也感觉你心跳加快了。
“你…还回来吗?”
“也许。”
那我等你。但你没敢说。
你们应该是不同世界的吧,但你还是相信他会回来。

直到几年后那天你看见他被人割喉后跌入雪山。
你终于等到他,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