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原来你姓吴】

#有私设##这篇是帮一位太太写的所以女主有名字#
吴桐在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关根这个人了。
据说他是一位作家兼摄影师。
吴桐曾见过他的摄影作品。
那是一座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雪山。
高耸,巍峨,白雪皑皑。似乎所有形容山川雄奇壮美的词句用在此都不为过。冰冻的窒息之感扑面而来,令人心生敬畏,而在这之中又隐隐透出几分禅意。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怀揣着怎么样的情感才能拍出这样的作品呢?
吴桐在一个签售会上见过一次关根,只那远远一望,她便了然了。
作品的主人,就应是这样一个人。
眉眼算不得极好,却浸出一种温润疏离,有那么一瞬,似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作为混文学圈的一份子,吴桐有幸再次在一个会议上见到这个让她过目难忘的男人。
作家间略枯燥的谈话结束,在闲聊阶段中,吴桐凭着自己不错的交际能力与关根聊了起来。
吴桐愈发觉得自己被关根这个人吸引了,她不知道关根如何想她,或许只是个有意思的写文绘画旅行家罢了。
后来两人偶尔会面,仿佛成了彼此的知己。而吴桐心里清楚,她对关根或许没有秘密可言,但是关根于她,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他的魅力让人着迷,但是没人能真正走进他心里。他看起来什么都懂, 仿佛洞悉了一切,但是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的。
明面上是作家兼摄影师,其实并不是这样简单吧。吴桐想着,可是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走进他的世界。
不知何时,两人开始忙起来,见面机会越来越少,书信交流倒是多起来。关根会寄所到之处的特产给吴桐,吴桐也乐意带些旅途中的有趣物什给他。
直到某天,吴桐再没联系上这个叫关根的男人。
他似乎人间蒸发了。
明明他前几个月还说他去了台湾,并且定期寄给吴桐那边的美食钓钟烧。起初吴桐以为关根只是太忙了,但是不安的感觉在她心中蔓延。
她想去找关根,却发现自己对他的详细住址一类的重要信息一无所知。
这个人,也许本就有意隐瞒身份。
感觉像是触碰到了世界黑暗的冰山一角,吴桐在几个夜里辗转难眠。
她只希望他好好的,至于爱情,就让这种情愫无疾而终吧。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然而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吴桐觉得日子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即使关根已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
吴桐在电脑前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去洗个热水澡。
她听见门铃响了。
打开门的那一刻心里就像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似的。
他回来了。
吴桐想也没想就抱了上去,感受到对方也被吓到才赶紧松手。
“抱歉关老师,我……我太激动了”
他无所谓地笑了,“没事,这么久都没给你寄信是我不对。”
吴桐有点不知所措,明明已经认识很久了,她却感到紧张。
“那……关老师你……”
“叫我关根就好,你总是这么拘谨。”
……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吴桐把茶端来以后,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想问些什么吗?”他还是那样从容和淡定,一双眼眸清冽又沧桑。
“我……”
“我想了解你……哪怕……只是个过客”
他在听见吴桐后半句话时微愣,下一刻便笑了,一如杭州西子湖畔的春风。
“那么,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吴邪。”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