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雨村记事】

(迟到的新年贺岁)
(接盗笔重启后记)
勉强算全员+微bg(解雨臣x你)
#ooc  私设  废话连篇 略长
你从破旧的大巴车上下来,一路奔波来到福建找他。深吸一口雨村略微潮湿却新鲜无比的空气,似乎把旅途中的劳累都清洗干净。
按着秀秀给的地址,你一路找过来,终于在某家屋子前听见个熟悉的声音。
“黑瞎子这厨房你可别给老子再炸第二次!”
听着这话你忍不住在门口就笑了起来。
“哟,没想到你找到这儿来了,快快进屋”听这大声又热情的声音就知道是胖子。
只见他提着个热水壶,肩膀上挂了块毛巾,乍一看有点儿像古时候客栈里端茶送水的店小二,不过有点胖就是了。
你跟他进屋,看见吴邪这家伙坐在老人椅上舒舒服服地泡着脚,还指挥胖子加热水,闲适得不行。
“好久不见,新年快乐。”你朝他一笑。他看见你,有点儿惊讶,毕竟自从小花儿混入焦老板队伍里失联,许多好手儿都丢了命,你在北京大发雷霆,做了好些不得了的事情稳住局势,即使听到吴邪一行人安全归来也没吱一声,他们都以为你生气了。
“新年快乐,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来。”你俩寒暄一会儿后,你就往厨房里去。厨房里一股子焦味,估计就是吴邪之前大骂瞎子的原因。
“瞎子?”你看着面前一身黑衣背对着你切胡萝卜的男人道。
他转过身,你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这……这围裙谁买的?真有品位。”
黑瞎子也乐了,看着身上搞怪的围裙,摊了摊手,道:“那可不,胖子的品味无人能敌啊~”
“我听见有人说胖爷我帅,过来瞧瞧。”胖子背着手,一副来厨房视察工作的样子。
你和黑瞎子对视一眼,还没开口,就听见胖子叫唤起来:“瞎子,我说你行不行啊,这个这个,对,这菜切的不够完美啊,很影响卖相你知道不”
“要不您来?”黑瞎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胖子,胖子眉头一皱:“那不又成我做饭了吗?不对啊我这一大老爷们都养你们三个那么多餐了,以为这回能歇歇,结果年夜饭又轮着我了?”
吴邪的声音从厅里传来:“胖子你就认了吧,多做几次饭也没啥,正好多练习练习,以后你找那老板娘也有个技能拿得出手”
“我呸……”
两人拌起嘴来没个歇,你看见小哥坐在窗沿看着外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你也走到窗边,他余光瞥你一眼,什么都没说。
“小哥,雨村挺好的,是块宝地。”你突然没头没脑来了句,毕竟你跟他也没有什么话题。
就在你以为他不会回答,他“嗯”了一声。
“新年快乐。”恭喜你又向根正苗红好青年迈了一步。
后半句你当然没敢说,但你觉得现在的张起灵,与十年前那个冷漠的张家族长已有很大不同,他变得真实可触。
果然人是群居动物。
“新年快乐。”他语气平淡地回着,然后又专心看窗外。
你见已无话可说,在屋里张望起来。只有一个房间门虚掩着。
吴邪见你盯着里屋的门,就说:“进去吧,他在里边”
你点点头,心里突然有点慌张。莫名就害怕起来,但你还是打开了门。
“你来了。”他听见动静,手上翻动的账本停了下来。
“嗯……”之前在北京一肚子气,真见了他又什么也说不出,总不能对着伤员发脾气吧。
“过来,坐。”他示意你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像是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似的。
你有点紧张,又不知紧张什么,只好坐下。
“北京那边,现在如何?”他忽的扬起笑意,直直看向你。
“暂时稳定了,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一说到工作问题,你正经起来,可是看着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你又有点心动。
他本就生的白,这次的行动他可算是耗了不少气力,脸色仍带着病愈后的苍白,美得令人心疼。
“辛苦了。”他伸手抚你的脸,指尖划过,凉凉的触感。
明明他受的苦更甚,还说这样的话,怎能叫你不心疼。你瞬间握住他的手,神情都染上几分哀伤:“不,你才是辛苦了,那个焦老板,据说挺有能耐……”
“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可好好的”
话音刚落,你已然抱住他:“我很想你。”
“我知道。”
“听线人说你被他们当成诱饵去抓吴邪,在漆黑的洞穴不见身影,我当时都要吓死了。”
“我知道。”
这样的对话不知进行了几个回合,你才松开他。
“以后不可以这样冒险,我会很担心。”
“遵命。”他的眼睛里映出你的身影,只有你。
两人间的距离持续拉近,似乎只差一毫米,就可以达成亲吻成就。
“咳咳”门口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破了暧昧气氛。
你与他不约而同朝门口看去,原来是胖子。
“胖爷我就来说一声儿,到饭点了,你们继续”说完就脚底抹油了。
隐约听见吴邪的声音:“叫你别进去偏不听,这下可好,坏了那两口子的好事”
这些事情上你多少有点脸皮薄,他都没说什么你倒是先脸红起来。
他只觉得你可爱,道:“先去吃饭?”
“嗯。”
于是饭桌上也是调侃声一片。
除了小哥依旧不插话(但是不知咋的就能看出他其实也想调侃几句的样子)。
“我说小花,你可是兄弟几个里最早脱单的啊,不打算有点表示?”胖子喝了点酒,你估计他要开始胡侃大山了。
“可不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倒是让你遇着了”吴邪和胖子开始统一战线。
这么一来二去,你感觉你的脸又红了几度。
“行了,吃饭。”他看你招架不住,笑着摇摇头。
“姑娘你别紧张,你就当这儿是另一个家,虽然比不得北京,但是好不容易这嫩牛五方齐聚吃饭也算奇观”胖子又端起酒杯。
“哈哈……我不紧张”你打哈哈。
“我看你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估计烫的能煮鸡蛋,这要以后洞房花烛……”
“咳咳……”黑瞎子特应景的被呛了口酒,打断了胖子的胡说八道。
“得了吧胖子,你还是想想怎么跟那老板娘表白然后成为嫩牛五方里第二个脱单的吧”最后吴邪出声阻止了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胡侃。
你忽而觉着放松许多,不是因为这闹剧结束,是因为这几人聚在一起气氛实在好得很,即便不说话都觉得有意思。
突然想留在这里等那场雨歇,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你望了望身边的小花儿,正好他也看向你。
相视一笑,甚好。
随后不知哪家燃起爆竹,
是个有年味儿的雨村。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