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世有解语花(下)】

【世有解语花(上)】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戏园?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一个稚嫩的男声这样说道。
“我是恰巧来这里玩的”这是一个稍微有些怯懦的女童的声音。
“那你怎么穿着戏服?”
“是……是那边的姐姐让我换的,她说听我唱的有天赋,便让我换上衣服唱。”
“……好吧,你叫什么?”
“你先说你叫什么,我再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叫解雨臣,你也可以叫我解语花,这是我师傅帮我起的,虽然我不懂是什么意思”
你与解雨臣的初遇,是在你四岁那会儿,他长你一岁。
————
“你以后不能总来戏园找我。”
“为什么?”
“因为我要走了。”
“小花姐姐,你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听大人说,那条路很难走,要放弃好多东西。”
“能不能不去?”小女孩说这话时语气里隐隐染上了哭腔。
八岁的小花轻轻地摇摇头。
那时的你不懂,不懂他的无奈。
————
“明明我们年纪相仿,为何小花姐姐你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而且总是和其他人不一样?”
“因为……”
“因为什么?”
“这就是我的宿命,无法逃脱。”
“宿命?什么是宿命?”
那时的你不懂,不懂他的悲哀。
————
“成为家主感觉怎么样?”
“……什么身份不都一样过活,不同身份的人不过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罢了。”他一直翻阅着文件,从未抬头看你一眼。
你只当他是将过往种种抛弃,其实他是将过往种种深埋心底。
你轻叹一声,起身离开。
那时的你不懂,不懂他在这条成为解家当家的崎岖道路上的彷徨孤独。
等你明白时,却为时已晚。
————
“千红成烬,一梦方醒……”
你猛地睁眼,发现你躺在床上,不过过了几个小时,外边还是一片漆黑。
随手关掉之前定好的闹钟,你打算去解家一趟。

这个时间点,即使是来闹事的人估计也睡觉去了,大门空无一人。夜晚起风,直到你被吹的打了个抖,你才反应过来你站在这门口很久了。
夜晚看去,解府像一个栖身在黑暗中的怪物,将那些陷入阴谋中的人们悉数吞噬,包括他。
一时间,脑子里闪过许多画面,他成为家主那天强作镇定的样子,他为你演示他高超精湛的跷功时的样子,你唱完戏后缠着他评价他似嗔却笑的样子,他来你铺子里看古董时认真的样子……最后,影像重叠,脑海里只剩下他那天对你说的那句“那不如就明天。”
这么多年,他是如何一面背负着那些沉重的东西,一面在这解府谈笑风生的?
这个问题,有解,亦无解啊。
正当你思绪万千时,一个电话把你拉回现实。
“喂?请问你是?”是个外地陌生号码,你抱着些奇怪的期望接了电话,要是平时你肯定不会接的。
“铺子见。”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愣在原地,半天都没反应,那个熟悉的声音,是他。
走那条路,假死也是一种手段吧。

“这么说,你几乎把全国的火车都坐遍了?”
“大概吧”解雨臣在你古董铺子里来回走动,查看着你的藏品。
“明面你现在处于假死状态,你不找个地方藏着,来找我作甚”你双手环胸,看着他四处走。
“我还需要一个人,一个对这个局了解但是从未涉足的人。”
“要我做你的一颗棋子?”
“嗯”
你皱了皱眉,又听他说:“不愿意也没关系,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把你卷进来。”
“为什么?”你突然想知道原因。
他看向你,一直都没有说话。光线昏暗,你也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是你觉得他说了些什么,只是小声的听不见。
“唉…需要我做什么?”你这算是同意了。
他从不远处走来,在你耳边说了几句。
“……好,我明白了”
他像是松了口气,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示意你也过去,坐在他边上。
然后他开始闭目养神。
“小花?”你很久没这样叫他了。
“嗯?”他没有睁眼。
“我说,你也不小了对吧”
“你想表达什么?”
“你看,如今我也趟了这趟浑水,你也别祸害别家姑娘了,我毛遂自荐,你要不要试试祸害我?”你看似开玩笑地说,其实心里说不在意是假的。
他愣了一下,突然凑到你跟前,说:“你认真的?”
这么近的距离吓了你一跳,但是此时你也顾不得那么多,张口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比起爱人,我觉得你可能更需要伴侣。”
他听到这话,眼底升起复杂的情绪,一言不发。
而你被眼前这个如画的人撩到了,他温热的呼吸洒在你脸上,你觉得大脑要死机了。
该死,以前怎么没发现,老娘好像真的动心了。
就在你以为你们可能一夜就僵在这了,你听见他说:“好。”
然后他就直接倒在你身上睡着了。

【续】
后来你想起这事还觉着不可思议,解当家居然接受了你的告白?最后还倒在你身上睡着了?
“小花,你当时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他在办公椅上喝咖啡。
“我告白的时候啊”
“其实我当时听着认为你跟我签了卖身契”
“你……”你扶额,还不如不知道原因呢。
“别人要卖身给我,我还不愿签呢”他笑的温柔,与你记忆中当初的他似又重合在一起。

很多事情不能自己掌控,即使再不愿,仍要走下去。不许停也不能回头。可是,如能找到一个共赴险途之人,就从了吧。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