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茗

回来一段时间。
在下bg写手。

#盗墓笔记#——黑瞎子特篇Ⅱ(上)

【灵魂互换梗之一个特别的脑洞】
深夜,空中忽的划过一颗璀璨的流星。
——第二天清晨
“怎么回事?”话一出口你就捂住了嘴,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
眼前也是黑蒙蒙的,极不清晰,床边放着一副墨镜。
这根本不是你的房间!!
“这是……穿越了?还是魂穿?”你翻身下床照镜子。
镜子中的男人身材很好,长得也高,面容因为本身眼睛条件而看不清楚,但绝对是招女生喜欢的类型。
你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变成一个奇怪的男人,还是一个视力障碍超级严重的奇怪的男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
黑瞎子缓缓睁开了眼,房间里光线很好,却并不觉得刺眼,他有些惊讶,因为他记得他的房间向来都是拉上窗帘的。
比起阳光,他更习惯在黑暗中生活。
视线也出奇地清晰,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是久违的。
下意识地看了四周——这并不是自己的房间。黑瞎子脑中瞬间闪过很多念头,但是在看到自己的模样时,他所想的理论都被推翻了。
自己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
黑瞎子觉得有点荒谬,但是连斗里的那些个牛鬼蛇神都是真的,穿越这种几率为亿万分之几的事或许真是能落到他头上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少女唇角弯弯,明眸中流露出超脱年龄的色彩。
【几日后】
“天哪这个人过得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啊”只见一个戴墨镜的黑衣男子动作麻利地翻过一面对常人来说较高的墙,平稳地落在地上,接着他迈开长腿,向前狂奔。
“MD终于甩掉那些人了,这身体的主人还真不是盏省油的灯,出个门还会被跟踪。”
好不容易躲回阴暗的屋子,你开始抱怨。经过几天的“魔鬼训练”,你已经能基本掌握这具身体的技能,不得不说这个人有着极好的身体素质,令你这个不常到健身房训练的亚健康佩服不已。
“不过如果一天中要面对那么多隐藏在黑暗中的危险,又怎么会真正快乐呢?还不如当个平平常常的人来得舒坦……”
另一边——
“或许这就是命吧。”
穿着居家服的少女悠闲地坐在梳妆镜前摆弄自己的头发,唇角轻扬。
“但是这东西,于我来说不过是个参考罢了。”
镜头转换——
“嘀嘀嘀…”
是电话的声音。
你挑了挑眉,不禁有点紧张。眼前的电话机落满了灰尘,你差点以为这东西早就罢工了。
接?不接?思忖间,电话铃声已经停止了。
“啧,算了,就当少个麻烦。”说完你随手拿起了桌边的烟,正要点上,却发现
“老子是女的啊”说完这话你自己都笑了,一个高一米八五的汉子却有着一个十七岁女生的灵魂。真是荒唐至极。

“看来,当务之急是得找到‘我’啊。”戴墨镜的男人这么说着,殊不知地球另一个地方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孩也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又几日后】
你去穿越之前所住的公寓查看,却发现这里的租客已经搬走。询问房东,却得知
“你说那个十多岁的姑娘啊,前几天就搬走了,去了哪?这我可就不清楚了”
你告别了房东,心里却想:这家伙不会为了过几天清闲日子,拐了我的身体跑了吧,还有这种操作?!
掏出口袋里的棒棒糖——这是你为了代替烟而买的,塞进嘴里,你打算去找栋高楼思考人生。
【夜】
“唉……”你无聊地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喝着闷酒。忽然有点理解这具身体的主人为何要拐走你的身体了。
一个人,没有家人,无依无靠的生活在阴暗的屋子里,眼睛不太好,不能接受阳光的照耀,哪怕是较强的光线,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潜在的危险,或许只有在漆黑的夜里,他才能活得轻松些。
与黑暗为伴,在无尽暗夜中栖息的一匹孤狼。
这个念头冒出后你又觉着有点不可思议,自己为什么会把他比做孤狼?
不得而知。
另一边——
“阳台上的风景还真是不错~”少女摇着高脚杯里的红酒,闭眸享受着拂面的晚风。
这是他黑瞎子少有的愉悦时光,没有人追杀,无须与人勾心斗角,更不需要在那些血腥与肮脏里游走。
可惜苦了这身体的主人。
但此时就算他们相遇,也没有办法将灵魂换回来吧。
tbc——

评论(2)

热度(27)